上一篇
在手机上阅读

三位岳阳人眼中的“绿色答卷”:春风又绿江南岸

三位岳阳人眼中的“绿色答卷”:春风又绿江南岸

2020-04-24 17:02:03 红网时刻

2017年的华龙码头候船室。   杨一九/摄

2019年的华龙码头候船室。   杨一九/摄

洞庭湖边奔跑的野生麋鹿。   杨一九/摄

洞庭湖水中嬉戏的江豚。  杨一九/摄

5.jpg

洞庭湖中的江豚。 杨一九/摄

2011年,洞庭湖上的渔民。 杨一九/摄

1981年的洞庭湖上的渔民。  杨一九/摄

红网时刻记者 杨滋 岳阳报道

“继续做好长江保护和修复工作,守护好一江碧水。”两年前的4月25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岳阳殷殷嘱托。岳阳作为“守护好一江碧水”首倡地、主阵地,坚持用实际行动书写新时代岳阳“绿色答卷”。

两年后的今天,红网时刻记者采访了三位岳阳人,听这些生在湖畔长在江边的普通人讲述身边的“江湖变迁”。关于如何“守护好一江碧水”,这是他们亲历的“绿色答卷”。

摄影家的镜头里 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

近几日天气晴好,摄影家杨一九又背起他的“长枪短炮”摄影器材,约上三五摄影发烧友,直奔目的地——东洞庭湖湿地,他想拍些鸟,运气好的话可以拍到江豚,运气再好点,说不定可以拍到麋鹿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杨一九端起相机开始记录,一端就端到现在,用近40年的时光,守望洞庭,记录这一江碧水。

“看着照片,我就想起那句诗‘春风又绿江南岸’。”杨一九说道。 这春风不光是季节演变,更来自人们对“守护好一江碧水”的认识与努力。近四十年的拍摄中,让杨一九感到变化明显的是长江沿线两岸的非法码头看不到了,印象中从上世纪90年代,大大小小的码头出现在长江两岸,而近几年逐渐消失了。

长江岸线资源因其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,被视为产业聚集、经济开发的宝贵资源。近年来,湖南持续推进长江岸线保护,42个泊位被关停,退还7.3公里长江岸线,生态复绿总面积将达42.3万平方米。

洞庭湖渔民捕鱼的生产生活状态,曾是杨一九镜头下的常客,如今,常客们也渐渐走出镜头……按照国家部署, 2019年底前,长江流域所有水生生物保护区完成渔民退捕,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;2020年底前,长江干流及重要支流,以及大型通江湖泊完成渔民退捕,实施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。东洞庭湖面积1328平方公里,且整个水域面积属于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,是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的主战场。

这些“上岸”的渔民要何以为生呢?令杨一九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家人,十六代一直驻扎洞庭湖捕鱼,禁捕后,用之前的积蓄买下了几个门面,加上君山区政府对转产转业渔民的创业的扶持,做起了门面生意,逐渐适应了“上岸”后的生活。

麋鹿保护者:十年呦呦听鹿鸣

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”早在西周中后期,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》中描绘了鹿儿呦呦鸣叫、在原野吃苹草的欢快场景,这远古盛世美景,你来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便可能有幸看见——200头野生麋鹿分散在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优哉游哉地生活着。

今年是宋玉成在东洞庭湖和麋鹿相伴的第十个年头。“麋鹿在岳阳境内主要分布在红旗湖湿地和注滋口湿地,每年的3月至5月是繁殖期。”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宣教科长、博士宋玉成介绍道,与麋鹿打交道是他的一项日常工作。作为保护区第一个专门研究麋鹿的动物学博士,十年间,他跑遍了东洞庭的每一个角落,他是麋鹿种群的守护者,也是洞庭湖生态环境变化的见证者。

寻护麋鹿的生存状态,监测麋鹿伤亡情况,发现受伤及时救治,是麋鹿保护的重点工作。宋玉成说,在湿地保护、动物保护等方面,社会的关注度更高了,许多渔民改变了曾经“靠湖吃湖”的思想,主动去保护赖以生存的洞庭湖。此外,2016年3月,湖南正式启动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,湖水变得更加清澈,水源由过去的五类水,变成了现在的三类水。麋鹿的生存环境变得更好,麋鹿头数随之逐年增加。

“麋鹿胆子小,见到人就跑,这是它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,也说明了野化程度高。”宋玉成说,“但麋鹿‘点点’不一样,它不怕人,胆子大,但我们怕它生活在野外对它又什么不测。“于是”点点“成为了保护区唯一一只人工抚养长大的麋鹿,对于宋玉成来说,看着“点点”一天天长大,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去呵护它。

一声口哨的坚守 要和江豚做朋友

4月8日,午后的华龙码头亲切而又温暖,草长莺飞,碧水长流,安宁而又祥和,随着周辉军一阵空灵悠长的“嘘嘘”口哨声,舒缓的江面上突然神奇地跃起三个黑乎乎身影。“江豚,江豚……”一旁的游客惊呼起来……

江豚又回来了,就像亲人久别重逢,周辉军喜不自禁 ……

周辉军是东洞庭湖湿地保护区林阁佬监测站的一名巡护员,每天除了坚持日常值守,保持环境卫生外,空余时间,他总爱到华龙湿地里到处巡护。这里的一草一木、一鸟一兽,都是他的心头肉,特别是河里的江豚,他总爱吹起口哨陪伴这些可爱的“水中精灵”,朝夕相处,从春到秋,他们竟混成了“好朋友”。他还无意中练就了一手绝活,用口哨能唤来江豚起舞。

据周辉军介绍,华龙码头华龙码头,地处长江岳阳段干流河滩。长江在这里自南往北继而又由北向南拐了个“S”形的弯,因为水流变慢、鱼虾成群,这里成为野生江豚的“天然食堂”。

江豚对声音很敏感,特别是年幼的江豚十分好奇,只要周辉军吹起口哨,小江豚就会忍不住冒出水面张望,成年江豚也会跃出水面,好像在和老朋友打招呼呢。

几年前,年产砂石40多万吨的非法码头——华龙码头,让绿地消失、尘土飞扬,江豚鱼禽四散而逃。2016年以来通过关停拆除、植播草皮、撒播草籽等方式,华龙码头逐渐完成生态修复面积。周辉军又见到了曾经一度“消失”的江豚老朋友。

来源:红网作者:杨滋编辑:康晓乔

作 者:

发表评论


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版权所有 湘ICP备05008466号